通法九论

承通法指要的醒明,通法具体可分活血化瘀、化痰、增液润滞、除湿、运向、助气、通痹、清热解毒、强心等九论。其九论之法,临证时配合应用。共同达到疏通血管脉络,改善血液循环,增强生命活力的卫生治病作用。
       通法之中,活血化瘀、化痰、消积克坚等对疏通血管脉络占很大分量,对此,为了便于开方和减少病人经济负担,本人用一定份量的贝母、南星、半夏、阿魏、土元、水蛭、乳香、没药、山甲片、鸡内金、三棱、 莪术、五灵脂、郁金、瓦楞子等制成散剂,名曰“克坚散”。
       克坚散可配在通法中代替诸多活血、化瘀、化痰、消积、克坚药使用,亦可单独服用治疗结石、妇女疼经及症、瘕、积、聚类等等诸多病。
       由于克坚散仅限本院使用,所以下面拟“通络汤”一方,为通法治病主方,临证时可根据病症的偏热、偏寒、偏虚、偏实、偏淤血、偏粘痰、偏燥、偏湿、偏毒、偏痹、偏上、偏下、偏局部病位而化裁使用。
       克坚散和通络汤,对消化道出血和孕妇均忌用。
通络汤:

川芎20克、三棱10克、莪术10克、五灵脂10克、海浮石20克、礞石20克、甘草5克、肉桂5克(四肢及肌表用桂枝)、海浮石和礞石先需捣碎先煎。以下方中从略。
通法按:

三棱、莪术、五灵脂、为活血化瘀消积克坚重剂;海浮石、礞石可化痰散结;肉桂或桂枝之偏性而矫味;川芎助血中之气统领而推运之。
1、活血化瘀:

本法适宜淤血和其他积聚引起的一切病变。如:舌有红点、目现红丝、肤有血斑、脉沉且滑、胸腹硬块、妇女疼经、丈夫阳痿、肝大胆炎、胰病背疼、两胁撑胀、奔豚上逆、心血瘀阻、外伤内瘀、结疖肿疼、筋暴青红、手足麻木、肌肉麻痹、头皮痹麻、毛脱发白、肢萎不养、脏腑积聚、游走疼痛、各部反跳等等诸多病症。
       古人把活血和化瘀通为一炉,但事实上,活血和化瘀在用药上是有区别的。因为化瘀和活血虽然有共性。但却偏重于克坚祛积,而且,还包括除瘀血以外的其它积聚。因此。活血多选用桃仁、红花、赤芍、丹参、泽兰、苏木、月季花、鸡血藤、益母草等药性平和疏导之品;而症、瘕、积、聚、及其它器质性病变,以上药物则很难(或见效慢)凑效。因此,对此类证,必须用三棱、莪术、五灵脂、片姜黄、郁金、藏红花,昆布、海藻、乳香、没药、阿魏、鸡内金、海金沙、芒硝、干漆、土元、水蛭、山甲片、猴枣等等。知此,临证时则更能证、药相符。
2、化痰:

用化痰法通血络,适应症极为广泛。除咳嗽和肺、心间小循环的痰外,还包括人体大、小血管中粘物,胃中的污腻、各脏腑中的粘、浊、湿滞物,血受高热或外表受暴晒血中的稠质、炎症的浓水、妇人病之白带、浮肿的浊水等。
       化痰法适用于以下诸症:脑病昏厥、暴晒头晕、惊梦怪异、头昏健忘、失眠烦躁、疯狂癫痫、血稠压高、脑胀耳鸣、头疼正偏、牙疼三叉、心烦躁动、内障眼疾、癌瘤结疖、肝大脾胀、胃积呕恶、痰滞心窍、肺痈痰喘、结石诸疼、痰浊不孕、诸淋尿难、清浊不分、胆胀肾疼、燥热津稠、络阻血泛、腹水臌胀、胸病诸饮等等。但病有寒、热之分;痰有稀、稠之别。稠者为痰,稀者为饮。治疗寒、稀、清者,除躁湿、利水、温化外、化痰药应用陈皮、半夏南星;治疗热、稠、浊者,化痰药选用贝母、牙皂、食硷、海浮石、礞石、瓜萎子、杏仁、前胡、制南星等等。但化稠痰必用增液祛滋润躁粘之滞,否则,虽开化痰重剂而不免于不用。
3、增液润滞:

增液者,取《温病条辨》卷二用生地、玄参、寸冬组成的增液汤之名;润滞者,干、粘、稠之物阻滞,非增津祛润之则不可利畅也。所以化粘痰法必佐以增液润滞。
       此法适宜于口干舌燥、大渴引饮、舌干芒刺、炎症肿瘤、暴晒中暑、皮糙不润、汗后发热、脱水容陷、肠燥便秘、唇裂皮干、中风喉鸣、肺热痰喘、头昏面赤、实性高压、肾热尿浊、火结尿难、目轮干涩、眵多而结、绿风目疾、房水绸粘、肌枯不泽、喉疼咽干等等水不制火诸症。当然,增液是方法,润滞是通畅燥滞之目的。用药宜选生地、玄参、麦门冬、天门冬、天花粉、北沙参、鲜芦根、生石膏等。
4、除湿:

除湿法类乎化痰节所说的治饮,但本节所述之湿重于上节之饮,所以,立专篇论述。
       除湿法用于体内滞留水分过多,血管壅塞,影响血液循环诸症。如:腹水臌胀、胸病四饮、瘟疫大头、湿热头沉、气焰足肿、肾炎睑浮、寒湿困脾、口延泛酸、目珠硬胀、五风眼疾、冷泪长流、湿带轻稀、湿热下注、病伤暴肿等等。
       除湿法,除了根据病情的偏寒偏热用药外,躁湿加利水,是根本治法。躁湿药多选用土白术、炒苍术、制半夏、炒花生等。利水药多选用茯苓、猪苓、泽泻、车前子、木通、防已、滑石、矍麦、金钱草、海金沙、扁蓄、千里光、焙蟋蟀、焙蝼蛄等等。另外,慎选药物、严格立方,用补正加增液法佐之,汗法大用亦可除湿。因此,麻黄、桂枝、浮萍亦可列入除湿范畴。金柜曰:“病溢饮者,大青龙汤主之,小青龙汤亦主之。”就是这个道理。需要说明的是,利尿药过用,往往会破肾气,因此,立方时必须用补肾药佐之。否则,肾气大亏,水饮愈不可排矣。
5、运向法:

药物加于人体,身体各部受药大体均匀、要想使病位姣好受药,从而加强疗效,必须运用运向方法。其特定药物的性质,有必要先加解释。
       升麻:可载药上行和提气血上承;凡吃脉大、寸脉小诸症,皆可加用。对高血压、心血瘀阻、心痰阻滞、痰火上冲等等上焦实证,在补方中禁用升麻;对上焦实证,在寒凉方中可大用升麻。前人言用升麻不过钱者,是不悟此理的原因。对下焦实证及妇科气焰的下焦出血症,空腹服药其功益大。
       牛膝:历代本草论药性,皆以牛膝能活血化瘀。六四年版《中医学讲义》,更言能“消症”,其实非也。根据笔者经验,本品只能载药下行和载气血下行,不能活血化瘀,无论川品、淮品皆如此。在活血化瘀中加用牛膝,是取其助活血化瘀药迫血下行而通经、流产,治疗胸闷、胁疼等等。余曾治疗一高血压头晕,用牛膝30克,头晕病一剂即已缓解,但足腿血管红而暴起;又治一 老人奔豚气上逆病,用牛膝20克,病人忽转足肿。如是,其理昭然。
       本品适宜一切寸脉大、尺脉小、上实下需,上热下寒诸症。用牛膝时,宜饭后药,其功益大。
       麻黄:可载药达表,并借其发汗作用扩张肌表血管,改善肌表血液循环,从而治疗肌表血络不通和血不养表所引起的脱发、硬皮、皮肤丘疹、皮肤风斑、寒凝乳闭、皮痒、皮糙、白癜风、紫、红斑等等肌表病。古人言疮家禁用汗法,但从大量临症中切验到,只要用增液法保护津液,用扶正药固正,用麻黄配清热、解毒、化痰、化瘀、活血等,不但可以托疮举陷及表毒,而且还可加快对诸多肌表病的治愈。
       浮萍:可载药、载气血达头,达表。至优性能就是能够发散脑邪。所以,用浮萍加活血、化瘀、化痰治疗诸多脑病,其效甚显。
       桂枝:可载药、载气血达四肢,并借其调和营卫之汗法(与麻黄汗法不同)偏重于扩张四肢及其它部位血管,从而改善四肢血液循环,用于治疗手足麻木、四肢不温、震颤麻痹、四肢肌萎、掌干皮硬及其它血不养末稍等症。用桂枝配清热解毒、活血化瘀、化痰、补正、增液等,可加快对四肢诸多病的治愈。
       另外,葛根、柴胡、藁本、羌活等等可以运上;旋覆花、代赭石等可以运下;轻清花叶之类可以运上。质重根石类可以运下;这在古论之“归经”篇有详述。
       运向法是依据升麻、牛膝、麻黄、浮萍、桂枝等等的性能,分别用于升提、降下、达肌表、达四肢等。另外,根据药物的归经,加“达脏腑”。以下分而述之:
       升提:是用升麻等升提药的方法,气焰者,用升麻配黄耆等补气药提之;上热者,寒凉药配升麻济之;头疮者,疮科配升麻达之,视神经萎痹者,补水配升麻润之;足肿者,用黄耆、升麻配利尿药消之;尿多而咽干者,用升麻可以提津上承;心血虚者,补方中加升麻援之;妇科及其它下部出血者,用升麻可提血而保血;下有瘀血兼出血者,祛瘀方中加升麻可固防不离经之血随祛瘀而脱出;带下清浊者,方中配升麻固之;下实而疼者,用升麻减之;足胀而热者,用升麻解之;下肢肿或红筋暴起者,用升麻提壅;脉尺大而寸小者,皆可用之,凡此种种,临证时可尽其妙。
       降下:降下法是用牛膝及旋覆花、代赭石、水银等引药下行和降气血、导便下行的方法。上热实症,用牛膝、旋覆花导实热下行;大便干者,用赭石可以镇呕而助硝黄通下;诸门肿(吸门、贲门、幽门、阑门、魄门)闭者,用代赭石、汞硫散等重坠而启隔;头热胀疼者,用牛膝降之,血压高头血壅盛者,用牛膝减之;鼻出血者,凉头止血方中加牛膝可解血亢上溢;心血瘀阻者,活血化瘀加牛膝可以立解憋疼;胸闷胀疼者,重用牛膝可以立即缓解;目充血者,方中加牛膝可力半功倍;怒而狂者,醒脑开窍配牛膝可加强疗效;足凉麻者,方中配牛膝、桂枝可以速愈。凡此种种,须心领神会方可各尽其妙。
       达肌表:达肌表是浮萍、麻黄等品引药达表和驱邪外出的方法。
       肌表有疮毒疹疖者,疮科药配麻黄达之;风斑皮痒者,麻黄可通表络而散斑消痒;疮陷者,麻黄可托毒而表达于外;皮肤干燥者,麻黄携增液而滋润之;头皮血络痹,发脱发白者活血化瘀、化痰法加麻黄可以速愈;乳闭者,补益生津加麻黄可以通血而通乳。脑病之癫、痫、疯、狂及头络朱痹者,用浮萍可以通络祛邪。
       达四肢:达四肢是用桂枝扩张肢节血络,载药、载气血达四肢病位的方法。
       如:上肢凉、麻者,方中必加羌活、升麻、桂枝;下肢凉、麻者,方中必加独活、牛膝、桂枝;上肢实疼者,方中必加羌活、牛膝、桂枝;下肢实疼者,方中必加独活、升麻、桂枝;上肢疮、癣、杂病者,方中必加羌活、桂枝;下肢疮、癣、杂病者,方中必加独活、桂枝;上肢实证杂病及疼痛者,方中必加桂枝、牛膝;下肢实证杂病及疼痛者,方中必加桂枝、升麻。凡此种种,亦须随证变化。
       达脏腑:即对古人归经用药的说明。如犀角、黄连、栀子、麦门冬祛心火;黄芩、知母、天门冬祛肺火;龙胆草、板蓝根祛肝火;大黄、芒硝、番泻叶祛脾火;知母、黄柏相应用祛肾火;参、附强心、百合、蛤蚧养肺;熟地、何车养肝;巴戟天、鹿茸、枸杞子、海狗肾、仙灵脾等等补肾;参、术养脾;六腑者,随五为表里相符用药。其它局部归经用药如:海浮石、礞石,化全身痰;南星、马钱子化脑、髓及关节痰;陈皮、半夏化胃;贝母、瓜萎子、杏仁、前胡化肺痰。何经病,无论用何法配伍施治,尽量注重选何经要,如是,则成“从众”归经之势(从众是心里学术语,即受诸多影响而相随也)。
6、助气法:

气为血之帅,气行则血行,,气滞则血凝。要想很好运用通法,必须对正虚者施行助气,不如此,便不能助血运行,便不能运药归经。比如心血虚一病,有人开党参、五味子、远志、柏子仁、枣仁等,但病人本来就纳差,一经大补,则更加厌食,甚者或发胸闷、内热、干咳痰喘等。是方如果加上川芎、丹参等活血而助气推运,如果加上三棱、莪术、香附等等,则不会出现以上的情况,因为把静药用动了,把气血和药运活了 。有些人不谙于此,反曰:“虚不受补。”实大谬也。又如对气陷足肿之病,必须用升麻提陷,但如果不用或欠量应用黄耆,虽开升麻大量而不免于不用。由此可见助气法之重要。但病有五脏六腑及人体各部位的不同,助气法可按归经用药;病有寒热的不同,助气法亦应严格区别用药的寒热。一般病,用参、耆、归、芎等等为主药即可。对于胸膜炎、败血病、热性疫疬等炽热病,则忌用参、耆。临证时,败血病宜选用白木耳、冬虫草等类;胸膜炎应选用耳环石斛、玉竹、黄精、山萸肉等类。
7、通痹:

通痹是疏通血管脉络,启动神经,治疗一切不仁不用病的方法。
       不仁不用,中医曰痹。痹者,闭阻不通也。因闭阻不通引起的不仁不用病很多,根据异病同治的原则,无论是何因、何部、何痹、只要是闭阻不通,都可以用通痹法治疗时,则往往可以立竿见影,看见治疗通痹病时用通痹法之重要。
       有些病,病位血液循环正常,可是脑功能一旦发生障碍,也能引起不仁不用,对此类证,除用通法改善脑血循环外,还必须用激灵起神经麻痹的启动神经药才能见效。所以,对不列在活血、化瘀、化痰等改善血液循环范畴的醒脑开窍、通筋活络、镇痉、熄风、通阳、走窜等药物,笔者取其启动神经、激灵起麻痹的共性,诸列为启动神经药。此类药,可在通法诸式中相须应用,共同达到治愈痹病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 其药为:羌活、独活、细辛、苏合香、麝香、牛黄、羚羊角、石决明、葱白、白僵蚕、地龙、天麻、全蝎、蟾酥、南星、马钱子、白附子、乌梢蛇、白花蛇等等。
       行、疼、着、热诸病,除按寒、热、湿区别用药外,应加通络汤改善血液循环。
       因脑热血质稠滞引起的肢体不仁不用,用通络汤加菊花、细辛、地龙、羚羊角、苏合香、冰片等,并配增液珐治之;长期不仁不用,除了以上用药外,宜酌加乌梢蛇、白花蛇、全蝎等启动神经药治疗之。
       癫、痫、疯、狂者,脑痹也。通络汤加牛黄、琥珀、朱砂、地龙、细辛、天竺黄、石决明等等启动神经药治疗之。
       痴呆、健忘、多梦、不寐、失眠、神昏、嗜睡者,脑痹也,治法同上条。 
       暴盲者,视神经痹也。通络汤加细辛、制南星、石决明、羚羊角、地龙等等启动神经治疗之;青盲者,视神经痹且萎也。通络汤加益水轮补肾药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眼睑跳动者,胞轮血络痹也,通络汤加大川芎用量配羌活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耳无听、耳鸣者,听神经痹也。通络汤加羌活、细辛、地龙、葱白、麝香等等治疗之。鼻无闻者,鼻神经痹也。通络汤加羌活、葱白、薤白、细辛、苏合香等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嘴歪、眼斜者,面肌络痹也。通络汤加全蝎、白附子、白僵蚕、南星、羌活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头部诸疼者,脑络、头络痹也。承上方加大川芎用量、合运向法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急、慢喉痹者,喉络痹也。通络汤加补益、生津、解毒等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萎缩性胃炎者,胃络痹且萎也。通络汤加补益生津等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硬皮病、脱发、皮痒、风疹、风斑、白癜风、紫、红斑等等皮肤病者,皮络痹也。通络汤加麻黄、浮萍及补益、生津、解毒等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症、瘕、积、聚者,病位络痹也。通络汤加针对偏证佐药治疗之。—胆结石,其他部位之结石,通络汤为主药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肿、疮、结、疖者,毒结及络痹也。通络汤加清热解毒等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创面久不瘀者,养正络痹且虚也。通络汤加补益、解毒、化痰解脓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真心疼者,心血阻、心肌痹也。通络汤加运向法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肝大、肝硬化者,肝络痹也。通络汤为主药,配其他解毒药等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肺喘、肺痰、肺痛、肺萎者,肺络痹也。通络汤配其它方法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肾炎者、湿浊致肾络痹也。通络汤加其它方法治疗之
       遗尿者,膀胱或尿道括肌痹也。通络汤加温补肾经治疗之;尿热灼疼者,通络汤加知母、黄柏及增液三物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脏腑下垂者,系肌弱且痹也。通络汤加助气运向法治疗之。
       不孕者,子脏络痹也。单用通络汤即可治愈多数病;习惯性流产,养胎络痹也。于胎前服通络汤,可以预防多数病。
8、清热解毒通法:

通法九论中,惟清热解毒与疏通血络的通字相去甚远。而清热解毒,为中医完善词语,为何又附“通法”二字?因为肿、毒、结、疖必以通法方易消散,但通法不配清热解毒则难以凑效。因此,这种相须应用的治病方法,笔者谓“清热解毒通法”。此法适宜于阳性肿毒、外伤感染、电焊映目、外障火眼、内瘤癌毒、黄带稠臭、疗毒走黄、身 热红斑、时疫发颐、瘟毒疫疠、顽癣湿烂、皮风痒疹、肝热朱病、肾火面浮、猪淋尿难、肺热毒痈、顽痰鼻渊、舌绛血毒、脉数心烦等等火毒络痹之病。
       清热方面的有:犀角、羚羊角、柱角、水牛角、小羔公山羊角、知母、地骨皮、栀子、黄柏、黄连、黄芩、龙胆草、大黄;生津润凉方面的药有生石膏、生地、玄参、麦门冬、天门冬、天花粉、芦根等等;清头热的菊花、薄荷、密蒙花、夏枯草、青葙子、蔓荆子等等;解一般毒的有二花、连翘、公英、地丁、土茯苓、黄药子、白药子、紫草、青黛等等;解喉毒方面的有牛蒡子、山豆根、马勃、射干等等;解癌毒方面的蟾酥、守宫、全蝎、蜈蚣、黑斑蝥、红娘子、虻虫、铁推车、水银、砒石、月石、熊胆(以上四味药加工后外用),半支莲、半边莲、白花蛇草、鱼腥草等等。
9、强心:

全身之血,由心脏的跳动而泵出,因此,要想很好运用通法,对虚症,必须时刻顾及强心。但心虚之病有偏寒、偏热、偏瘀、偏痰、偏毒等等,其强心方法,亦须区别用药。比如:肢体发凉、舌白而湿者,用参、附强心;身有大热者,用白木耳、冬虫草强心;偏痰滞者,用百合、蛤蚧强心;偏重于津亏者,用生脉散宜加大麦门冬用量,或用北沙参强心;偏重湿邪者,用土白术、炒苍术强心。
       无论何种危、重、怪病,必先以治心病、强心君为本,治其它病为末。设若只顾局部病变,忽略了强心而舍本后末,必不见功。


      相关评论
  共有0条评论
  发表评论
  内容:(10-5000个字)  
  内容:(10-5000个字)  注册登录后,方可发表评论!
 
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本站信息涉及版权 如需转载 请速与我们联系
Copyright 2009-2009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热线 010-68766101 中医通法QQ群 100650693
客服QQ 670290208 妇科群 104846767 高血压中风群 76872243 治痘群 104827790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投诉电话:01068766101 举报邮箱:cnzytf@163.com
版权所有:中医通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