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法配伍禁忌

国之安危,莫重乎兵;人之生死,当系于病。兵犯禁忌,必覆军杀将;药用禁忌,常病、医两伤。今列条喻,防微杜渐。
       师出无名:用药不针对病位,方中无针对主病主药,不用运向,虽投方而不知方之作用如何,不知药之去向如何,为师出无名,必败。
       舍本求末:功病邪药过重,忽略扶正强心;治局部病忘却全体,弄险之医也。
       过慈挫锐:只能用平和补益之方,不敢施峻猛功病之剂,庸医也。
       兵失粮道:但依病名而对上成方用药,不知化裁而调理脾胃,如兵失粮道。
       车货失宜:量货用车者为宜。货者,痰、血、食等积也;车者,汗、吐、下诸药也。积多而便结,宜多用泻药;便不干或泻,宜少用或不用。用汗法祛邪,冬寒之日可大用汗药;炎夏和易出汗者宜少用或不用。不谙此者,为车货失宜。
       不知用势:孙子兵法﹒兵势篇》曰:“激水之疾,至于漂石者,势也。”医者不知借力治病,为不知用势。借力用势如:借夏、秋之时治疗冬季易发病;借常服补药和养优,不施补正而直接攻病,借饮食如海带、香蕉、大米、菜类、茶类等助药势;借易泻体质不用泻药而直接攻病排积;借易汗体质不用汗药蛆肌表间污积,借大便干结而助其吐法。另外,还可以借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等诸多。
       不知奇正:将用奇正,可变化无穷;医用奇正,可拾他医之遗而夺命。奇正如:西医不效用中药;中药不效用针灸;针灸不效用外敷;外敷不效用刀具;汤剂速决法不效用散剂磨;常法不效用奇正方治;陈病多医不效者舍典籍之常。
       姑息养奸:通法组方,依《通法九论》务必精当。虽前人名方,引用时根据病人症状必须进行化裁。对病情无关及有害者,必须舍去,否则,如滥竽充数和姑息养奸。如:口干尿多(肾有虚寒),增液汤必去玄参;气郁乏津,越菊丸舍苍术,牛膝运下,柴、桔、升类当去,心病升补,磁、赭、重坠少用。
       孤军深入: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,为孤军深入。如:用川芎30克,无补药相继,虚痹必复;用承气而少用化瘀除积,病必反复;用汗、下法无增津药相继,病必难瘀;用汗法不用活血化瘀化痰,污浊难祛;用利尿少却养肾,必生虚变,此类皆如孤军深入。
       流寇失援:攻则服,去则反,不造根据地之依托,为流寇失援。大积大聚大病及长期病,特别要求攻补配合相当。如:用猛剂驱逐积聚而欠补正,病位不能恢复而“据有之”,积聚虽暂时被逐,邪物必复聚而为患。对此,《儒门事亲》有主张二下一补或二补一下者,可参考攻补间隔用之。
       不识天时:天时者,四时、交节时、旱涝时、冬晒数日必有风时、冷晴过寒必有暖时等。对此,用药各异,并可根据病情和将趋之时令,对疾病的安危作出估计,进而对用药作预应。如:年节养优逸时,农忙劳损加病时、晴医目昏将阴时、阴医目病将晴时、旱医燥病将雨时、老人病趋交节时、身患寒痹将夏时、诸汗虚病将冬时、哮喘陈病将暖时、虚弱瘦病将寒时,凡此等等,不谙此者,为不识天时也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人和:糕饼遗地,饿莩必趋而食之,何也?借此可以救命;富家郎则避而舍之,何也?恐被污毒所伤而毙命。世人对一物之好恶尚且如此迥异,何况医者临不同性情的千人百病?不谙此者,为不知人和矣。人和者,贫与富、勤与惰、刚与柔、断与疑、诚与诈、轻命重财、治病兼讼、隐曲不伸、徒居不同、特殊体质等等。对此,应区别组方、区别用药、区别用剂、区别医嘱、区别主诉之真伪,区别治标本之先后,区别用药服药之猛缓,区别对特殊体质之检查数据作特殊对待(如血压、体温、尿蛋白、糖等),区别家族病遗传之可能,区别对特殊职业病人的特殊对待,区别对粗知医术和家庭成员有医生之对待等等。
       不纵暴兵:暴兵专政,害大于匪,毒剂伤人,更甚于病。故尔,人主不可倒易其柄。
       近闻,某医给人治愈了顽疾,但是,长时间用峻毒之剂,引发了再生障碍性贫血。
       马钱子、乌头、砒霜等等,如暴兵也,只能用以治匪,不可纵之害民;只能用以疗病,不可因副作用致病。对于某些顽疾,长期不愈,宁可留病,不可过施毒剂,此为不纵暴兵也。
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很多,如:泽漆有长叶、圆叶之分,长叶虽治病效高,但圆叶毒性大,可舍而不用;马钱子兑散剂,可间隔用之;砒霜配药外用,可减量和减少用药时间等等;如十八反十九畏和升麻细辛不过钱等等,非真正艺高名远而稳健,不可胆大而逾越也。
       走为上:作为一名赤诚治病救人医生,医生和患者的厉害应该是一致的。
作为一名赤诚救人的医生,为了挽危夺命,处方必用其极。
       作为中医,由于中医药的特殊性,方用其极,不可能不闯禁区。这些禁区,除十八反十九畏外,还有很多很多,如汪认庵的《本草备要》,可谓正统国学。其中如甘草恶远志、人参反皂荚、半夏忌羊肉、防风恶芫花、龙胆忌地黄、铁器忌升麻、二活不可并用、汗多木通禁发。如此等等,多不枚举。加上很多以师带徒秘而不宣的家学用药独到经验,更是出于典籍所规定的禁忌之上,果若如此循规蹈矩用药,无异于因噎废食。当然,我们应把它看成中医的特色,救人之殊术。
       药用其极,可险中取胜;循规蹈矩,则庸术误人,作为中医名家高手者,皆有此感。
但是,方用其极又如赤膊上阵,稍有闪失,会有诉讼,轻则毁誉损财,重者入狱倾家。故尔,遇有恶候,立方时可向病家真诚的陈说已见,若病家无回报之义,作医生的,也只好三十六计,走为上。切忌对此种情况开敷衍方罗下纠纷。


      相关评论
  共有0条评论
  发表评论
  内容:(10-5000个字)  
  内容:(10-5000个字)  注册登录后,方可发表评论!
 
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本站信息涉及版权 如需转载 请速与我们联系
Copyright 2009-2009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热线 010-68766101 中医通法QQ群 100650693
客服QQ 670290208 妇科群 104846767 高血压中风群 76872243 治痘群 104827790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投诉电话:01068766101 举报邮箱:cnzytf@163.com
版权所有:中医通法